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大荒战纪(二十五)

发布于 2017-01-19 原文地址: https://tx.16163.com/thread-40919-1-1.html
建木之巅(一) 建木之巅(二)
狐族美人(三) 幽冥夺命(四)
幽冥夺命(五) 大闹天牢(六)
大闹天牢(七) 竞技除魔(八)
竞技除魔(九) 王城风波(十)
王城风波(十一) 天牢危机(十二)
天牢危机(十三) 新的使命(十四)
新的使命(十五) 沧浪之墟(十六)
沧浪之墟(十七) 沧浪之墟(十八)
幽都魔琴(十九) 幽都魔琴(二十)
幽都魔琴(二十一) 幽都魔琴(二十二)
幽都魔琴(二十三) 幽都魔琴(二十四)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轰隆——”

  二人身后忽然传来了剧烈的震动,他们连忙回头,却见洞口塌了。

  萧谨言微惊:“奇怪,有火药的味道,难道是岳擎苍?”

  “果然不对劲,”这时,璎珞的神情多了几分焦虑,“但岳擎苍和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突然把我们困住?”

  萧谨言道:“璎珞,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自从那琴声响起,我就感觉有点腿脚不便,有些恍恍惚惚……”说着,便是晃荡了两下。

  这时,璎珞也晃荡了起来:“我的头也好晕……我们这是怎么了?”

  话音刚落,二人便是先后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谨言终于醒了来。恢复意识,他便想到了璎珞,还好,他看到璎珞就在旁边。

  “璎珞,璎珞,快醒醒……”他爬到了璎珞身边,唤醒了璎珞,“璎珞,你没事吧。”

  “我没事。”

  璎珞醒过来,微微甩了甩头,接着习惯性地看了看周围,惊讶道:“咦,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萧谨言见璎珞满脸惊讶,感觉到了什么,便看了看四周:“咦?这里好像是在……大禹村外面?”

  璎珞疑问道:“不是你带我来这的?”

  萧谨言摇了摇头:“不是呀,我只记得我们被岳擎苍骗到了一个山洞……接着洞塌了……然后我们都晕倒了。”

  璎珞沉默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幻术……这里恐怕并非真实景象,而是琴声迷惑我们所见的幻境。我们保持清明,小心为上!”

  萧谨言微惊:“璎珞,你是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假象?”

  璎珞点了点头:“嗯,但是如果我们在这里出了什么事,那我们有可能会永远被困在这里,所以少侠你务必要多加小心……咦?那边好像有人?”

  萧谨言顺着璎珞的目光看了过去,那里是大禹村的村口,果然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

  这时,璎珞的脸上多了几分疑惑:“总觉得跟我们见过的大禹村很不一样,那些人不知为什么全聚到外面了……他们在做什么?”

  萧谨言摇了摇头,他爬了起来,向璎珞伸出了手掌:“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璎珞点了点头,但却是迟疑了一下,方才将手交给了萧谨言。

  两人来到村口,一个青年迎了上来,这人恰巧二人都认识,乃是先前在大禹村带他们去见村长的孙景珑。

  孙景珑来到二人身前,打量了下二人,便问:“你们是要找落脚处吗?还是有别的事?”

  萧谨言见孙景珑似乎不认识他们,想起璎珞说过这里是幻境,便微微一笑,并抱了抱拳,算是行礼,道:“我们只是路过好奇……你们村子里的人都聚在这里,是在做什么呀?”

  孙景珑听了,微微挑眉:“做什么?肯定是在救人啊……有些中原的可怜流民伤得很重啊!”

  萧谨言确认道:“你们在帮助从中原过来的流民?”

  孙景珑道:“嗯!虽然有人觉得压根不该收留他们……但岳家兄妹先去喊了郎中,后来大家过意不去,就都出来了。呶——你们既然无事,就也来帮忙吧!”

  萧谨言心想,这里既是幻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婉拒道:“实在有些抱歉,我们急着赶路,怕是帮不上忙了。”

  这时,璎珞却是忽然说道:“这位大哥,我们可以留下来帮忙。”

  萧谨言听了,神情顿时多了几分疑惑,看向了璎珞。璎珞压低了声音对萧谨言说:“在这里也许可以找到破除幻境的办法。”

  二人于是跟着孙景珑来到了村口帮忙。

  中原来了太多的流民,很多都带着疾病,村子里的人担心这些人身上的疾病会传染,所以没有将流民直接请到村里,但在村口搭了很多帐篷,供流民们居住。

  两人都懂些医术,孙景珑便让二人给流民们看病治伤。这里的伤员不少,两个人很快就忙了起来。

  忽然,璎珞停了下来,对萧谨言说道:“你看那边的那个小女孩……怎么感觉像是梦茵?”

  萧谨言顺着璎珞的目光看了过去:“好像确实是梦茵……我们要去和她打个招呼吗?”

  璎珞没有回答,直接朝那个酷似梦茵的小女孩走了过去。

  来到小女孩身边,璎珞却是不知该说什么,用着求助的眼神看向了萧谨言。萧谨言不由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直接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弯着腰向梦茵微笑地问道:“你是……梦茵吗?”

  小女孩颇为腼腆,先是向萧谨言行了个欠身礼,而后方才轻声细语地应道:“小女岳若茵,为大禹村本地之人。二位面生,敢问从何而来?”

  萧谨言道:“你哥哥是天合关的都尉……是他把我们弄到这儿来的……”

  自称“岳若茵”的小女孩神情微惊,疑惑道:“兄长从未离开大禹村,况且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可能有从戎之事。二位所言之事从未所闻……难道真不是认错了人?”

  萧谨言站直了身体,向旁边的璎珞小声说道:“奇怪,她说话条理清晰,而且文绉绉的,跟梦茵完全不一样,简直像个大家闺秀……而且她说自己叫岳若茵,而不是梦茵……”

  璎珞想了想,说:“或者岳若茵确实是另一个人吧……但她居然也跟岳擎苍是一家人,莫非她是岳擎苍的亲妹妹?”

  “也许吧!”

  萧谨言的神情多了几分疑惑,道:“但就算她真的是岳擎苍的亲妹妹,为什么会和梦茵长得一模一样呢?”

  “璎珞也不知道。”

  这时,璎珞忽然看了看天色:“天好像快黑了……我们再等一会儿,看看这个幻境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

  萧谨言点了点头:“嗯,保持清醒,别被幻境迷惑。”

  这时,璎珞忽然惊讶道:“咦?所有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那两个伤员……咦,怎么回事?”

  萧谨言第一时间看向了先前岳若茵所在的位置,果然,岳若茵也不见了。就在这时,璎珞拍了拍萧谨言:“少侠,你看……那个人……他不是受伤了吗?他怎么……突然变了个样子?”

  萧谨言顺着璎珞的目光看了过去,但见剩下的仅有的两个伤员,其中一个忽然站了起来,走向了另一个伤员。

  这两个伤员萧谨言都认识,先前他为二人看过伤势,忽然站起来的那个是个男的,名叫杨七,依然躺在地上的是个女人,名叫孟菲。杨七走到孟菲身边后,便是停了下来。

  萧谨言有些不解,疑惑道:“杨七?他想做什么……不对,我明明记得他脚上有伤!”

  璎珞失声道:“不,是伪装!”

  就在这时,杨七猛地坐在了孟菲的身上,双手掐向了孟菲的脖子。

  “不好!”

  萧谨言见了,连忙冲了过去,想要阻止。杨七似乎发现了萧谨言,一个翻身,躲了开来。

  萧谨言没有管杨七,扶起了孟菲,却还是晚了一步,孟菲已经没了呼吸。

  杨七在旁边看着萧谨言,邪笑道:“藏在流民里取人性命?对,就是我。”说着,他的身上忽然冒起了黑气,接着摇身一变,竟是化为了黑衣琴师。

  萧谨言怒骂道:“卑鄙无耻!”

  这时,璎珞也赶了过来,向萧谨言道:“少侠,我们不能让他再去为祸村民了!”

  黑衣琴师却是邪笑了起来:“哈哈……你们什么也阻止不了……都来不及了!”接着,便消失了。

  这时,周围的空间出现了轻微的波动,村里的人又重新现了出来,他们似乎像是受了什么驱使,全都聚在了一起,朝着村子,缓慢地走着。

  璎珞的神情多了几分担扰:“村里所有人都聚齐了……糟糕!”

  萧谨言道:“魔琴潜伏在流民中,悄悄伏击村庄……这事似乎听大禹村的村长说过。”

  璎珞看着村民们,喃喃自语道:“要怎样才能打断对村民的控制……不管怎样,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管!”

  萧谨言道:“我们去试试,看看能不能叫醒他们!”

  二人于是快步来到了村民们身边,试图唤醒村民们,但所有人都似乎失去了意识,面无表情,向前走着。

  璎珞道:“好像什么也做不到……没有用的。”

  萧谨言道:“那我们该怎么办?也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做什么!但若继续下去,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璎珞道:“我们最多只能把村民打晕……魔琴控制着他们,我们没有办法!”

  “把所有人都打晕?”

  萧谨言微怔,但他也想不到别的办法,正要表示赞同时,忽然看到一个人从村子里走了出来:“看那边……是梦茵,不,是岳若茵!”

  璎珞看着岳若茵,微惊道:“她怎么突然来了……等等,她在做什么?”

  但见岳若茵抱着一把古琴小跑着从村子里出来后,竟是盘膝坐了下来,将古琴放在了膝上,弹奏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若茵……一定要帮助大家!”

  琴声响起,村民们竟是有了反应,一个个停了下来,捂着头,一边喊疼,一边相互问发生了什么事。

  萧谨言见了,惊讶道:“岳若茵的琴声竟然破了魔音!”

  璎珞的神情亦是多了几分惊异:“这曲子……好熟悉……这是伏羲的曲子,白龙就是听到了梦茵弹的这曲子才安静下来的……”

  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了黑衣琴师的声音:“不,不可能……怎么能有琴声与魔音相抗!魔音是不可战胜的!”

  岳若茵似乎是在回应这个声音,喃喃说道:“若茵原本也被魔音迷藏,后来想起家兄的教导……他说琴声是‘礼’之道,想着他的话,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知道家兄能不能也跟我一样顺利脱困……但不论再艰难,若茵必为乡亲们尽力一试!”

  就在这时,黑衣琴师忽然现出了身影,猛地冲向了岳若茵。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