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人鬼同途莫论江湖》第一章 蜀城凝墨

发布于 2017-09-13

  九黎四月,退却了严冬的料峭寒冷,城门口连片的梧桐花开的正是繁盛。

  “你这书生,说了多少次这城门只出不进,你还来此作甚?”守卫忍不住使劲儿跺了下手里的枪,皱着眉看向面前柔柔弱弱的青衣书生。

  书生莫约二十一二的年纪,生的玉面凝脂,杏眼细眉的,腰间别着一把青玉折扇,倒是比一般姑娘家还要好看上几分,此刻紧紧抿着青白的唇,更是显得凌弱。

  “大哥,我不进去,我就在这看看”说罢,撩起衣摆坐在了城门口的石阶上,目光却舍不得从城门上移开。

  守卫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正要转身却差点撞到身后的人,

  “小兔崽子你吓死我了!赶紧滚回去执勤。”

  萧戚正了正被撞歪的头盔,笑眯眯的从怀里摸出来一包点心塞到守卫手里“何统领,门口那个小书呆子是什么人?我都见他好几次了。”

  何田颠了颠手上的油纸包,想着正好家里闺女爱吃这家铺子的点心,顺手放进怀里道:

  “听说是冰心堂掌门甘草的小弟子,被蜀州城里的妖精迷了魂儿了,整日就在这城门口守着。”说罢,望着高耸的古旧城门长叹了口气“这城那边是死物,到底是人鬼殊途啊”

  萧戚听罢也敛起了笑容,看向城那边不着边际的绛紫天空,似乎.....很久以前,他也见过那片死气沉沉的天,不过那时候,却不是他一个人......

  “行了行了该换值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何田用枪尖儿敲了敲他的头盔,吓了他一个激灵,再回头看时,刚才的仿佛只是错觉,那天空死气阴冷,却没有任何熟悉的痕迹。

  可能是太累了吧,如此想着,萧戚转身往内城走去。

  “你也有要等的人吧”路过那书生身边时,他冷不防开口道。

  萧戚左右看了看,身边确实没有他人,他茫然的伸手指着自己“我?”

  书生抬头,一双濡湿的眼空洞无神“你身上,有墨池的气息。”

  “小书呆子别开玩笑了,我可从未去过那蜀州城内。”

  “不会错的,我在那过了三五个年头,断是不会认错的”

  萧戚语塞,只得无奈的耸耸肩,不过...他突然低下头压低了声音“不是说这城只许出不许进吗,你是怎么进去的?”

  书生听他这话却突然笑了,眼里似乎都有了笑意,说出的话却让萧戚不寒而栗“死了,不就能进去了么”

  死了.....低垂的鸦黑长发蒙住了眼,萧戚仿佛见到了墨池边上,那女子细弱苍白的指尖,如墨般深黑的眼眸...........

  一阵冷风吹过,萧戚猛地一震,回神便看见书生笑的诡异的面容,忍不住搓了搓鸡皮疙瘩,直起身,使劲儿摇了摇头,最近怎么总是胡思乱想的,回去应当好好休息休息,想罢枪尖挑起头盔架在肩上,一步三晃的离开了城门口。

  身后,书生目送着萧戚离开,目光又转向那严丝紧闭的城门,

  “鸠,不是说好了三年便回来找我......如今....已经五年了...”

  世人皆说蜀城险恶,却哪知更险恶的...不过是这人皮之下的鬼魇。

  萧戚七扭八拐的进了一条小巷子,巷深且尽是弯路,后面跟着的人眼看着他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大急之下竟是喊了起来

  “少爷,少爷!”

  萧戚扶额,忍不住叹气,出声道

  “谁让你们俩来的?”

  家仆打扮的二人见萧戚出现,皆是满脸欢喜,连忙回话“是老夫人请您回去,今日弈剑听雨阁来人说陆南亭陆掌门前来拜访。”

  萧戚忍不住奇怪“卓掌门来唤我作甚.”

  小厮听闻挠挠头,“这小的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了,回去告诉老夫人我换件衣服就过去。”

  说罢,不等二人应下回话,便急匆匆的走了。

  自从幽都大军节节战败,这九黎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萧戚慢悠悠的走在街上,一身灰布棉袍,身姿俊挺。任谁也不知这竟是萧将军家的嫡子。

  要说这萧将军,本名萧恭行,乃是一员虎将,年少时便随着父亲驻守幽州,军才谋略样样精通,只可惜就是身子骨不大好,加上近来幽州平定,便拖家带口的回了九黎皇城。

  而萧戚,是萧恭行已故的原配所出,自小便没了娘亲,又在幽州那般荒芜之地长大,养就了一副让人难以捉摸的性子,放着堂堂将军府嫡子少爷不做,自个儿在外置了出小宅院,讨了个守城门的差事,或许在外人看来这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又哪知深宅大院的龌龊事。

  萧戚也没有别的想法,只不过是为了能清净些。

  “快去通禀老夫人,就说少爷回来了。”

  门房一眼就瞧见了慢慢踱步而来的萧戚,赶紧让人通报,老夫人这几日可是天天

  在府里念叨。如今少爷回来了,想必老夫人定是能放下一桩心事。

  萧家的宅院,是当年萧戚祖父击退幽都军队有功,上头赏下来的,与九黎皇城只有一墙之隔。

  “孙儿给祖母请安”萧戚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虽说老夫人不是把他当眼珠子似的疼着,但也是真心实意的对他,这一礼,还是施得起的。

  老夫人如今年岁大了,时不时便能想起以前的事,心中越发的愧疚,若不是当年自己那个混账儿子,儿媳哪会年纪轻轻便撒手而去,丢下尚在襁褓中的萧戚。

  想到这,老夫人看向眼前的孙儿,少年人眉目清朗,身姿俊秀,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风姿卓绝。

  “快起来,在外边儿吃了不少苦吧,回家了就多住几天,也省的你父亲天天念叨你。”

  萧戚听罢,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他那位父亲怕是巴不得他不回来,不过面上却是一派

  笑意“是,都听祖母的。”

  “对了祖母,听闻陆掌门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老夫人正抬手捋着鬓角的白发,听闻这话顿了顿,道“听说是有人在太古铜门那边发现了前任卓掌门的踪迹,他们的门人想去来府里借些人手寻一寻。”

  萧戚听罢,微微额首。

  心中却不禁疑惑,这弈剑听雨阁门人众多,再不济也可以去向定勇将军借兵,为何跑到这萧府来?按耐下心中疑问,萧戚跟老夫人道了声安便退下了。

  虽说萧戚不在家中长住,但到底是大户人家,屋中还是整理的纤尘不染。萧戚进了房门,似乎是想到什么,吩咐身边的小厮“去书房给我取本书过来。”

  小厮赶忙应下,小跑去书房。

  而萧戚此时心中想的,便是那蜀州鬼城......

  近来幽都魔军都安分的很,各大门派也都没有什么事端,能让定勇将军如此上心的,便应该是那蜀州城出了状况,思既至此,萧戚不免又想到那个青衣书生...

  正巧这是耳边响起了小厮的声音“少爷,书取来了。”

  萧戚伸手接过,手中书皮泛着陈旧的黄色,上面四个不甚清楚的大字“大荒史记”

  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翻开......

  书中所记,当年幽都妖魔入侵,进犯大荒,玉玑子携黑龙占领西陵。王朝军奋起抵抗。

  巴蜀匪首张宪中趁乱起兵,占蜀城自称为王。以取士应试之名,迫士子于旗面书令字,且一笔书成,能者免死!蜀州书生司空墨越众而出,怒视匪首张宪中,睚眦欲裂。他缚草为笔,一笔成“令”字,书罢笔中墨意流淌。

  巴山不改千峰黛,江流未尽万重烟。

  世人皆说蜀城险,奇嶙怪石入云巅。

  浮名远拂天地间,平生羞谈买誉钱。

  江山兴废悬一线,谁道书生不敢前。

  孤愤一腔投砚池,遗疏万字绝尘缘。

  浮世千般不平事,哪堪事事皆如愿。

  大荒何如修罗狱,苦熬慢煎谁曾免。

  高堂之上皆禽兽,人皮之下是鬼魇。

  营营众生无人问,碌碌彘犬入文典。

  笑尽人间不得意,放来风雨担我肩。

  自古天地无烦事,笔下自有天外天。

  且行且吟且留墨,遗名百世任褒贬。

  一笔轻落沧桑变,墨中意蕴度千年。

  怀抱巨笔投身于墨池中,一时间,血墨翻腾,七杀星现。张宪中见状大惊失色,令弓箭手将箭矢射入凝墨池之中,箭矢激起层层墨浪,池中书生却不知所踪。片刻后,司空墨手持巨笔,从池中跃出,浑身乌墨,面露妖气,双目赤红....俨然是重生之鬼!

  张宪中大怒,令手下弓箭手乱箭齐射,走投无路的书生们纷纷投身凝墨池中,随机化身为鬼,鬼杀屠城,张宪中手下贼匪损失大半,一夜间退出蜀州城,弃守巴蜀逃往燕丘。

  再后,蜀州城四周墨气围绕,将军定勇令巴蜀望川营统帅李翔麟不要与蜀州城交火,只警告巴蜀百姓远离蜀州,并驻兵看守。在外人眼中,蜀州城已是鬼城,七杀闪耀,血染墨池,书生化鬼,鬼杀屠城,从此,无人出蜀州,亦无人敢入蜀州......(书中所记出自天下3鬼墨门派简介)

  “竟是这样......”萧戚缓缓合上书本,轻声呢喃......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