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人鬼同途莫论江湖》第二章 不知重逢

发布于 2017-09-13

  这几日萧戚虽在府中寸步不离。却也听到些风声,幽都军近来似乎有些蠢蠢欲动,雷泽废城中的幽都余党不知为何都不见了踪影,定勇将军也是匆匆从剑门关归来,城中百姓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一时间九黎城竟是萧条了许多。

  这日一早, 萧戚醒来见天色尚早,正打算合衣再睡个回笼觉。门外却突然闯进来一人,带着一股子花香酒气熏得萧戚往后闪了闪。。

  “七七,你可真真是大家闺秀,想见你一面可是比登天还难。亏得我昨日在龙门客栈等了你一宿。”

  萧戚扯过被子,闭上眼仿佛没看到他一般。来人见他这般也不恼,摇着一把黛蓝骨缎子的长扇走到床边,挑起眉梢,“你叫我打听的事有眉目了。”

  萧戚这才肯回身施舍给他一个眼神,示意——接着说。

  柳袖一甩折扇,半掩遮面,只留着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哀怨的看着萧戚,“真真是无情啊”

  萧戚慢悠悠坐起身,瞧着他扇骨尖上的长刺,生怕他一不小心戳到眼珠子里,柳袖看他这样也觉得无趣,便收了扇子转身潇洒的一撩衣摆坐在了床边,正色道“前几日夜里,蜀州城中传出曲音,守城的侍卫们大惊之下将这事禀报了定勇,可是等定勇带兵到了剑门关时,城门口却空无一人,只在地上发现一封信。”

  “信?”萧戚蹙眉。

  “对,据说信中乃血字书写,幽都!”柳袖说着也不由得沉下脸色。“第二日,便有探子来报,废城中幽都余党尽数消失。”

  萧戚听罢,沉吟片刻。

  “你觉得,此事与蜀州城有几分的关系?”

  柳袖敲了敲手中折扇,犹豫了片刻“不好说...毕竟,蜀州城中谁也不知究竟是什么。”

  “不知么...”萧戚敛眉正沉思,突然坐直了身子,那个书生!

  巴蜀望川镇。

  “我说七七啊,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这大老远的来这儿做什么。”柳袖一脸期期艾艾的模样跟在萧戚身后,青色阔袖纱罩,里头的白缎衬子绣着竹青滚边,玉冠束发,一派的翩翩佳公子,惹得周遭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偷偷往这边瞧,他抱怨着还不忘抽空回给人家一个自认为风流多情迷倒大荒九亿少女的笑容。

  萧戚略嫌弃的退后一步,与他隔开一段距离。

  柳袖见状,悄悄勾唇,突然向前一倒,整个人都扑在萧戚怀里,萧戚一瞬间脸色铁青,脚下下意识的又向后退了一大步。柳袖没料到他竟反应如此之快,刚要抱住他胳膊的手僵在半空中,整个人就着惯性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萧戚不厚道的没忍住笑,握拳咳嗽了几声“赶紧起来。”

  柳袖趴在地上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瞧他,正要开口骂人,突然面前多了一只白皙如玉的小手,抬眼,就见一个穿着藕粉襦裙的小丫头满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公子若是不嫌弃,这个给你擦擦。”说着,又把手中的帕子往前递了递。柳袖见状,立马呲开了一白牙“不嫌弃不嫌弃。”说着接过那姑娘手中的帕子。

  那小丫头见柳袖笑得花枝招展,脸上顿时通红,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头也不回似的跑了。柳袖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衣摆上的灰尘,正要开口就听萧戚道

  “就你这身手,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

  柳袖瞪眼,手中的扇子拍的啪啪作响“我是大夫!冰心堂的大夫!要身手作甚?”

  萧戚不欲与他争论,径自走到旁边的茶摊子“小二来碗茶水”

  “来嘞!”

  柳袖抬头看了看天上斗大的太阳,默默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自己乃是冰心堂的门诊大夫,这要是热出毛病了,岂不是要耽误许多患者。

  虽说每次在龙门客栈喝酒之后,堂子里的小徒弟都不敢让柳袖给人瞧病...指不定又调戏了哪家姑娘。

  “公子,您的茶小心烫。”柳袖刚坐下,小二便上来了茶水,他一看,一碗?先下手为强,赶紧伸手接过,咕咚一大口,然后挑衅似的瞧了萧戚一眼,可人家却是看都没看他,柳袖险些一口茶水噎死在喉咙里,赶忙顺了顺气,从小他就没在萧戚手底下讨过好,可偏偏越挫越勇,着实让人难以理解。

  萧戚今日可不是来喝茶的,他随手掏了额银锭子放在桌上“小二跟你打听点事。”

  “爷您说您说,小的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二瞧着那银锭子搓搓手,这可真是出手阔卓啊!

  “听说这边有位冰心堂的小弟子在此行医。”

  柳袖一听他说冰心堂,诧异的抬头瞧了瞧,不过说到他那位小师弟,他可真是没什么印象,好像连面都没见过一次。

  小二好似有些为难。半天没有开口,萧戚也不催他,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四处打量。良久才听小二道:“公子您也知道冰心堂历来都是治病救人的,可这个小徒弟,修的是毒道,干的也是些损财害命的事...”

  “毒道?”这萧戚倒是头一次听说“细说说。”

  “毒道就是毒修,那些人干的都是伤天害理的买卖,堂子里明令禁止谈论此事,这还是我从师傅那里偷听来的。不过你找他干嘛?”柳袖插嘴问道。

  “对,就是这位公子说的这样,至于再详细的事就不是我等能知道的了。”小二也跟着接了一句。

  “行了,你知道那小弟子住哪儿么?”

  “听说是剑门关内。”

  “好了走吧。”萧戚说罢,起身就走。

  柳袖赶紧又灌了口凉茶,今儿真真不敢来找他,还不如回堂子里调戏调戏自己小徒弟们,唉~

  剑门关接着蜀州城门处,萧戚明显感觉到守卫比以往多了些,就连平日里城门口的茶摊子都不见了踪影,那些守卫似乎也见到前方有人过来,赶紧上前拦住“此处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萧戚笑笑上前“何统领,是我。”

  何田一见是他,松了口气,上前锤了他一下笑骂道“我还以为你小子失踪了,怎得告了这么多天的假。”

  “家中祖母思念,回去尽尽孝心罢了。”

  “你来这儿做什么,城中最近不太平,还是离着阴冷之地远些的好。”何田说着,不由得皱着眉回头看那紧闭的城门。“反正你都告假了,这几日便在家待着吧,这地儿越来越阴森了。”

  萧戚笑笑“无事,就是闲来走走,告辞了。”

  柳袖见他要走,赶紧扯了扯他的袖子压低声音问“你不问问这小侍卫知不知道些什么?”

  “他知道也不见得说。”

  柳袖无语,这倒是,定勇手下的人一个比一个梗,想说的不用你问,不想说的你也休想撬出来一个字儿!

  “走吧,去你的小师弟那里瞧瞧。”

  萧戚说罢,转身的瞬间只觉得一阵冷风,吹得人透气发麻,他回头瞧了瞧,只看到一个黑衣女子的背影,鸦发及腰,似与那黑衣融为一体,裸露在外的皮肤却是异常的苍白...甚至,有些灰白...

  拢了拢衣衫,萧戚招呼柳袖赶紧走,却没看到那女子回首间惊异的眼神。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