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人鬼同途莫论江湖》第三章 前世难寻

发布于 2017-09-13

  “不住这儿了?”此时萧戚正站在那个所谓青衣书生的家门口,看着一身着斜襟虎皮褂子的彪形大汉手起刀落,咔嚓一声“客官,二斤大骨拿好嘞!”

  “早就不住了。”那猪肉铺子的老板娘瞧着这两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也不似坏人,寻了块布巾擦了擦手道“两年前就搬走了,听说是家中父母说了门亲事,回家娶媳妇去了。”

  说亲?萧戚蹙起眉,朝着那老板娘道了声谢,心中疑惑不已。侧过头冲着柳袖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

  柳袖瞟了他一眼,一脸不情愿的凑过去,那猪肉铺子的老板娘就见两个小伙子凑在一处嘀嘀咕咕半天,然后那青衣白褂的年轻人脸上红了白,白了青的煞是精彩,最后狠狠翻了个白眼拂袖而去。

  夜半时分,定勇将军府。

  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院墙外许久,直到一只暗灰色的小飞蛾从墙内慢慢悠悠的飞出来,他才一个旋身利落的翻墙而入,落地时轻的像是羽毛一般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周围巡视的侍卫们仍旧提着灯笼挂着剑,全然不知有人闯入。

  心中暗笑,男子顺着廊柱游移上房顶,小心翼翼的揭了块瓦片,顺着缝隙看着下面一派热闹景象,思忱了片刻,又悄悄将瓦片放了回去。

  回手弹了下还跟在自己身边嗡嗡嗡的小灰蛾“带我去找你家主子。”

  小灰蛾扑闪了两下小翅膀,围着男子转了两个圈,似乎在辨别方向,最后朝着西边昏暗处嗖的飞了过去。黑衣人也压低身形,随着那灰蛾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今日是将军府老太君八十岁寿辰,府中难得的热闹了一次,定勇多日以来被幽都军折腾的坏心情也好了不少,此时正在正堂处与几位同僚嘘寒问暖。女眷们自是不好在前厅与男客们在一处,索性寻个老太君腿脚不好只能在后院待客的由头,让丫鬟们将女客全都带去了后院。

  原本有几家还带来了家中未出阁的小子们,想着能变相的相相亲,谁知这定勇二话不说就将女客请去了后院,连个衣角都没让人瞧见。不禁化失望为酒量,使劲儿灌那位大将军的酒,定勇喝的晕晕乎乎不分东南西北,偏生灌酒的都还是些老战友老同僚,无奈之下只得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

  此时这些人喝的正火热,全然不知一道浅色身影悄悄从门口划过。

  将军府西边,不同于前厅的灯火通明,这里煞是阴暗,残垣断壁,竟连房顶都是半掺着稻草,黑衣人站在一处倒塌的石狮前面惊奇的摸着下巴,

  “金的!?”突然身后冒出一颗人头,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就往那石狮子断面处探过去,趁着幽暗的夜色似是女鬼一般,黑衣人正在摩挲着下巴的手一顿,缓缓攥紧,忍不住回手一拳。

  “疼疼疼!”那颗头倏地缩了回去,黑衣人转身,就见身后一身着浅粉衣裙的女子不满的揉着额头,发上簪着的鎏金步摇垂下几缕水红色的宝石珠子,也跟着她的动作颤了几颤,倒是显得整个人娇俏得很。

  黑衣男子见她这般忍不住低头轻咳两声,正要开口,眼前突然出现一把黛蓝骨缎子的长扇,扇尖儿上的尖刺堪堪划过眼珠,忍不住仰头后退了几步,看着那人啪的一声将扇子拢在掌心,瞪眼道“你这没良心的,我为了你卖身又卖色你还打我!”

  这二人正是夜探将军府的萧戚柳袖,因着将军府守卫森严,萧戚不敢随随便便进去探查,正好从家中祖母哪里听说这老太君大寿,便诓着柳袖扮作舞姬先进府打探敌情,谁知道这庄严华丽的将军府竟有如此残破的地方。、

  柳袖许是习惯了时不时就不言不语,兀自走到哪石狮子前面,用扇尖戳了戳断面,谁成想竟戳出来个窟窿,一时间有些傻眼。

  “镀的。”萧戚探头瞧了一眼,道“里边应该是些棉絮然后用面糊调和成型,然后贴上金箔纸。”

  柳袖一脸恍然大悟,暗自点头,怪不得一戳就漏了,而后不由得奇怪道“棉絮做的,岂不是风大点就吹跑了?”

  “烧给死人的东西,还怕风吹?”

  “死人...?”柳袖愕然。

  “巴蜀北边有个棺材铺子,我见过这样的纸人。”

  柳袖不禁摇着扇子感慨“真是有人能使鬼推磨啊,竟连箔金的纸人都有。”

  萧戚此时才想起来正事,“你在这边发现什么了?”

  “什么也没发现。”柳袖睁大着一双桃花眼,无辜道“可是我觉得这里一定有问题!”

  萧戚敛眉,忍住了将他丢出墙外的冲动,“你去那边看看,有情况让灰蛾过来找我。”

  柳袖答应的很是痛快,只要不用让他去应付那些莺莺燕燕弹曲儿跳舞就行,一把年纪真是折腾不起了。

  且不说二人如何在这将军府西苑翻天覆地的找线索,那边定勇已经被灌得烂醉如泥,摊在桌上舌头都发直了,有人正要唤小厮来将他抬回去,门外就传来通禀声,说是雷泽废城有异动,驻守的军队首领来请示定勇,众人一听,这可是耽误不得的大事,可是这人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如何处理公事?

  赶忙吩咐厨房的婆子们煮醒酒汤,又请人去通知老太君,一时间竟有些人仰马翻的意味。

  那赶来通禀的小侍卫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一群大人们又是敷冰又是灌汤的,抬了抬手中端着的密报,见也没人理他,呆愣的站在门口。

  萧戚这边正顺着西苑窄窄的一条小路往前走,冷不防一只灰蛾突然撞到面前,下意识的一挥手,就见那小蛾子飘飘悠悠的落地,溅起来一小撮尘土。萧戚反应过来赶紧伸手把它拎起来,抖落几下。小蛾子似乎被拍蒙了,嗡嗡嗡的飞了好几个圈,才顺着一条岔路飞走。

  萧戚紧跟其后,到了一处祠堂面前,一只脚刚踏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惊呼。萧戚赶紧闪身而入,就见屋中央一尊铜佛,下面白烛摇曳,灯火昏暗,柳袖正靠在门口粗喘着气,而那巨大的佛像下面,一女子手持朱笔按在一个青衣书生的眉心,而那书生,玉面杏眼,赫然就是曾在蜀州城门所见的那人!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