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大荒战纪(二十六)

发布于 2017-03-10 原文地址: https://tx.16163.com/thread-43135-1-1.html
建木之巅(一) 建木之巅(二)
狐族美人(三) 幽冥夺命(四)
幽冥夺命(五) 大闹天牢(六)
大闹天牢(七) 竞技除魔(八)
竞技除魔(九) 王城风波(十)
王城风波(十一) 天牢危机(十二)
天牢危机(十三) 新的使命(十四)
新的使命(十五) 沧浪之墟(十六)
沧浪之墟(十七) 沧浪之墟(十八)
幽都魔琴(十九) 幽都魔琴(二十)
幽都魔琴(二十一) 幽都魔琴(二十二)
幽都魔琴(二十三) 幽都魔琴(二十四)
幽都魔琴(二十五)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小心!”萧谨言大叫不妙,便要去阻止,但却是晚了,“轰”地一声,黑衣琴师已撞在了岳若茵身上。

  “啊!”

  耀眼的光芒从岳若茵所在的地方散发开来,萧谨言和璎珞都被这光芒刺得伸手遮住了眼睛,光芒过后,周围的景象却是变了。

  璎珞看着两边的洞壁,低声喃喃道:“我们……又回到这里了……”

  萧谨言确认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先前岳擎苍骗他们进的山洞,略微有些惊讶地说道:“刚刚看见的果然是……幻觉吗?但未免太逼真了。”

  这时,岳擎苍的声音从从洞外遥遥传来:“哦……你们居然还保持神志清醒?居然还没死?!”

  萧谨言听了,朝洞外大喝道:“岳擎苍!为什么?你醒醒,我们不是害死你家人的凶手……我们不是妖魔,我是八大门派弟子!”

  岳擎苍狂笑了起来,笑声颇为凄凉:“呵呵……我管你什么侠士什么高人,只要和魔琴有关的人都该死!”

  璎珞语气平淡地问道:“无冤无仇,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岳擎苍?”

  岳擎苍依然凄凉地笑了几声:“曾几何时,我也会对陌生人友善……结果呢?你知道魔琴是怎么混进村里的吗?它扮成需要帮助的普通伤者模样,被我们自己捡回去的……”

  说到这,他的声音多了些恐慌:“我害死了若茵,我们所有人都是凶手!”

  这时,岳擎苍忽然大哭了起来:“魔琴本该伏诛,却又再次出现……即便若茵付出生命也是徒劳。想到魔音就心惊胆寒……它还会回来!”

  听到这,萧谨言忽然想起了幻境中所看到的事:“看来我们在幻境中看到的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这时,岳擎苍再次狂笑了起来:“呵呵……你们不是要找魔琴吗?那就进这幽魔裂隙去找啊……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先找到魔琴,还是先被妖魔撕碎……呵呵,呵呵呵呵……”

  “幽魔裂隙?”

  璎珞的神情多了几分疑惑。萧谨言解释道:“传言自太古铜门关闭后,留下了很多妖魔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这种地方就叫幽魔裂隙。”

  璎珞说:“我知道什么是幽魔裂隙……岳擎苍的意思是这山洞里有幽魔裂隙?他不是天关合的将士吗?发现了幽魔裂隙为何不上报王朝?”

  萧谨言道:“岳擎苍想必已经疯了,不然也不会把我们困在这里。”

  这时,璎珞的神情忽然多了几分紧张:“不好,洞里有动静!”

  “是幽都妖魔!”萧谨言大喊道。

  果然,几个妖魔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冲向了这边。

  “铛——”

  萧谨言拔出了手中长剑,迎上了妖魔。

  “哈——”

  璎珞也飞跃了起来,扬起了手中的乾坤嶓。

  从洞里冲出来的是几只牙鳞兽,萧谨言看清妖魔的身形后,起手就是炫炎,接着施展起了三阳真火诀,地灵真火顿时在牙鳞兽的脚下蹿了出来,火焰将洞穴照得通亮。

  牙鳞兽乃是水兽,畏火畏烟,看到周围都是火焰,慌乱间,扔掉手中长矛,撒腿就跑,有的没有看路,直接撞在了洞壁上。

  萧谨言趁机使出了流风剑法,剑气化为利刃,最近的两只牙鳞兽瞬间被断成了数段。

  这时,璎珞也挥动着手中的乾坤幡,解决了另外的几只牙鳞兽。

  “璎珞,你没事吧!”萧谨言见妖魔已被尽数除掉,收起了手中的长剑,来到了璎珞身边,道。

  璎珞微微摇头,示意没事,她看向了洞外,颇有些遗憾地说道:“总感觉岳擎苍已经疯了……他对魔琴的执念太深,已经抛弃了理智。”

  萧谨言轻叹了一声:“我们别理会这个可怜虫了,继续往里走吧!”

  璎珞微惊:“往里?”

  “嗯,我听说过这种情况……这里是传说中的幽魔裂隙,自太古铜门关闭后,妖魔会从这样的地方出入。但幽魔裂隙只是一个固定的‘点’,所以继续深入,妖魔反而可以会变少。”

  萧谨言看了眼洞口:“既然来时的路已被封堵,我们不妨继续向前。干掉里面的妖魔,或者可以找到山洞另一侧的出路。”

  璎珞听了,没有提出任何疑问与异议:“我听你的。”

  地灵真火已随着萧谨言收剑渐渐消失,洞里已经恢复了黑暗,萧谨言忽然想到了什么,催动念力,从叶纹戒中取出了一块夜明石,这是先前在沧浪之墟白水龙子虬给他的报酬之一,没想到在诸多宝物中,这块最不值钱的石头,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璎珞看着萧谨言手中的夜明石,神情多了几分疑惑:“咦,你身上怎么还带着这种东西?”

  萧谨言微惊:“这是夜明石,你在桃李花林没有见过吗?”

  璎珞微微摇头:“我见过的夜明石没有这么暗的。”

  萧谨言无语。

  二人顺着洞穴往里走,考虑到洞里随时可能有妖魔冲出来,二人都有意放慢了速度。

  “等等,”没走多久,璎珞忽然叫住了萧谨言,指向前方某处,“你看那边……为什么梦茵会在这里?”

  萧谨言顺着璎珞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梦茵一个人摸着洞壁往里走着,口里还念叨着什么。

  “情况似乎有些古怪,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萧谨言说着率先走向了梦茵,璎珞紧随其后。二人走近时,梦茵似乎感觉到了二人,停了下来,转身看向了二人,然而,她却似乎不认识二人,痴痴一笑,向二人问道:“你们也是来找琴声的吗?梦茵没找到!”

  “梦茵,真的是你……”

  惊讶之际,璎珞的神情同时也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梦茵,你不是应该好好呆在大禹村吗?这里太危险了!”

  梦茵的脸上依然保持着痴笑:“梦茵来这里……是因为梦茵最喜欢听琴了!听到琴声……很好听,但就是找不到是谁弹的……嘻嘻!”

  萧谨言看向了璎珞:“璎珞,梦茵她……似乎有点古怪!”

  璎珞微微蹙眉:“你是说……这孩子恐怕早就被魔琴迷了神志?”

  萧谨言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还记得岳擎苍讲过的故事吗?魔琴消灭了他的妹妹和家人,之后他就收留了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孤儿梦茵。这梦茵恐怖早就是个被魔琴迷了神志的孩子,只懂得弹琴听琴,所以才不知道害怕……她身上有魔琴的气息,恐怕反而被妖魔视为同类,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

  璎珞道:“带她一起走吧……她恐怕什么都不记得,也是可怜!”

  这种情况,就算璎珞不说,身为八大门派弟子的萧谨言也不可能把一个小女孩扔在这种地方。

  萧谨言和璎珞于是带着梦茵继续往洞里走。这个山洞也不知道通往何处,三人一路走了很久,即没有变窄,也没有走到尽头,就在萧谨言怀疑他们是不是又进入了什么幻境时,前方忽然没路了,像是洞穴坍塌了,被乱石堆堵住了。

  “没路了?”萧谨言走到乱石堆前,不由得微微皱眉,“这怎么搞?”

  璎珞看着乱石堆,沉默了片刻,指着乱石堆上的杂草说道:“少侠你看,这石堆上长有杂草,说明这里一定有光透进,也许这里就是洞口了。”

  “对哦,璎珞,你真是太聪明了!”萧谨言的脸上多了几分兴奋,“有光说明这石堆堵得并不严实,那我们就可以从这里打出一条通道……璎珞,你让开,看我的!”

  这时,旁边忽然传来梦茵的声音:“梦茵……钻不过去……”

  萧谨言与璎珞微怔,看向了梦茵,但见梦茵似乎找到了一个小洞穴,正在往里钻,但小洞穴大小,便是把她卡在了那里。

  “梦茵,快出来。”

  璎珞走到梦茵身边,将梦茵从小洞穴里拔出来,然而梦茵却没有配合,继续往里使劲。

  璎珞怕伤着梦茵,不敢用太大的劲,费了好些劲,才将梦茵从小洞穴里弄了出来。看到梦茵没事,她轻了口气,便要拉着梦茵退后,好让萧谨言施功。

  梦茵却是不太配合,一直拉着璎珞要去钻那个小洞穴。璎珞的注意力都在了梦茵身上,便是没有注意脚下,一时似乎绊到了什么,打了个踉跄,好在她急时抓住了洞边的藤蔓。

  “轰隆隆……”

  就在这时,整个洞穴都震动了起来。紧接着,堵在前方的乱石堆从中间分了开来,向两边退开,竟是出现了一道门,有光从门外传了进来。

  璎珞满脸惊讶地看着前方:“咦……这是怎么回事?”

  萧谨言微怔,呆呆地说道:“刚刚的藤蔓一碰到你,居然就让出了一个门……倒像是怕你呢?”

  “我什么都没做。”璎珞的神情颇有些疑惑,道。

  萧谨言想了想,道:“先不管这么多了,这里应该就是出口了,我们先出去看看吧!”

  二人于是带着梦茵走出了山洞,但见洞外竟是别有洞天,宛如来到了世外桃源,近处的花丛,有蝴蝶在相互追逐嬉戏,远处的青山,时不时传来悦耳的鸟鸣声,清风吹过,带着淡淡地花香,令人神清气爽。当真是鸟语花香,风景如画。

  在洞穴的不远处有条小路,小路通着的是个小村子,村子里的烟囱还冒着袅袅青烟。

  璎珞看着前方的小村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脸上再次流露出了惊讶之色:“我们这是出来了?”

  萧谨言的神情却是多了几分疑惑:“也是奇怪,从没听说天合关附近还有条路可以通到这么个村子……我们不如在这附近先走走看吧?”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