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大荒战纪(二十九)

发布于 2017-04-08 原文地址: https://tx.16163.com/thread-48679-1-1.html
建木之巅(一) 建木之巅(二)
狐族美人(三) 幽冥夺命(四)
幽冥夺命(五) 大闹天牢(六)
大闹天牢(七) 竞技除魔(八)
竞技除魔(九) 王城风波(十)
王城风波(十一) 天牢危机(十二)
天牢危机(十三) 新的使命(十四)
新的使命(十五) 沧浪之墟(十六)
沧浪之墟(十七) 沧浪之墟(十八)
幽都魔琴(十九) 幽都魔琴(二十)
幽都魔琴(二十一) 幽都魔琴(二十二)
幽都魔琴(二十三) 幽都魔琴(二十四)
幽都魔琴(二十五) 幽都魔琴(二十六)
幽都魔琴(二十七) 幽都魔琴(二十八)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天色已晚,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萧谨言与璎珞回到了素娘家中,是时,梦茵正吵着向素娘要花草茶,看到二人回来,踏着欢快的脚步迎了上来。

  “回来了!璎珞姐姐回来了!”

  她一把抱住了璎珞,抓起璎珞的手,丝毫没有在意璎珞脸上的无奈,兴奋的说道:“璎珞姐姐,这个新的漂亮姐姐和大叔都对我好好诶!漂亮姐姐还怀了小弟弟,不知道小弟弟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萧谨言知道璎珞不太喜欢与人有这种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哪怕是像梦茵这样的小女孩,当下一把拉过梦茵,笑着说道:“梦茵,你这辈份可是有点错乱得离谱啊……你怎么可以称漂亮姐姐的丈夫为大叔,又称漂亮姐姐的宝宝为小弟弟呢?”

  素娘走了过来,轻笑着对萧谨言说道:“梦茵妹子一片纯真无邪,倒是不该用那些世俗的条条框框去约束她。”

  “也是。”

  萧谨言朝素娘笑了笑,应道。他的本意只是想分散梦茵的注意力,省得她一直缠着璎珞,璎珞不太懂人情世故,对梦茵一直都抱着同情与容忍的态度,但压抑久了,总是不好的。自然是不会在这种小事上与素娘理论。

  素娘看着梦茵,感慨道:“说起来,我大概真的和她有缘,总有种很亲近的感觉……天色已晚,村子里有不少空房间,不如你们就在这里小住一晚,梦茵妹子就住在我家吧!”

  二人原本就有这个打算,萧谨言见素娘主动开口了,便想着顺势把借宿之事定下来,不料这时,璎珞说了句很不适宜的话。

  “你们村子……是什么外来者都可以住进来吗?”璎珞问道。

  果然是不会聊天,若是璎珞是男的,萧谨言这会估计会气诈,或者直接训斥璎珞一通,不会说话就少说话。

  但璎珞是女的,他能怎么办?

  好在素娘听了没有多想,向璎珞反问道:“你是想问是否要收取银两酬劳吗?我们伏羲村不兴这个,一切随意,要实在想给报酬,给点外面的点心特产就好。”

  萧谨言担心璎珞再说错话,便要致谢,但璎珞还是抢先了一步。

  “我是比较在意之前在外面弹琴的那个黑衣琴师……他也是在这儿留宿的外来者吗?”

  听到这,萧谨言才明白原来璎珞关心的是这个,提到黑衣琴师,他也很想听听素娘怎么说,便没说话。

  “他啊……我们倒是都不熟悉,冷冰冰的。不过村子里的老者说,他的琴曲也跟我们村子有缘。我们这边人少,一切随意,想住下就可以住。”素娘说道。

  不及萧谨言多想,梦茵忽然插话道:“今天晚上,是去找璎珞姐姐睡呢,还是去找另个漂亮姐姐睡呢?”

  话音刚落,璎珞的脸上多了几分怪异的神情,萧谨言知道这一定是她在担心梦茵要求跟她睡。

  “梦茵呀,你今晚就跟漂亮姐姐睡吧,说不定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呢!”

  萧谨言向梦茵提议道。

  果然,璎珞用着感激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素娘也希望梦茵可以留在自己家里,便也向梦茵劝说了几句。最后,听到梦茵决定今天跟素娘睡时,璎珞松了口气。

  素娘喊来了她的丈夫为二人操办住宿之事,为了方便,素娘的丈夫特地为二人在附近找了两间空房。

  路上,璎珞颇为困扰地向萧谨言说道:“虽然感觉不该和小梦茵计较,但总觉得被人这样抓着衣角有点奇怪。”

  萧谨言看着璎珞,不知道该说什么,有的人喜欢小孩子,有的人不喜欢,这纯粹是个人的喜好,说起来,他也不太喜欢被人拉拉扯扯,哪怕是小孩子,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对璎珞说些什么。

  “今天忙乱了一整天,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他笑着对璎珞说道。

  璎珞想了想,点了点头:“嗯!先休息吧。”

  第二天,萧谨言早早就起来了,但他不是睡醒的,而是惊醒的,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种隐隐的不安。

  天快亮了,但终究是没亮,所以他没有去叫醒璎珞,想着离天亮还有会工夫,便出了房门。

  他昨天才来到这个村子,对这个村子并不熟,人总是习惯走自己熟悉或者稍微熟悉的路,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村口的小亭里。

  “你果然出现了。”

  一个男子的声音从亭子旁传了出来,萧谨言不止一次听到过这个声音,特别是最近,所以马上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

  果然,昨天那个被白龙认定为伏羲转世的黑衣琴师缓步从亭子旁边走了出来。

  萧谨言看着黑衣琴师,心里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周围的景象已经大抵可以看清。伏羲村依然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桃源景象,黑衣琴师的出现,便是显得格外突兀。

  萧谨言的心里一直隐隐不安,看到黑衣琴师,便也就没有太过吃惊,从黑衣琴师的话可以判断,黑衣琴师忽然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

  “又是你?”

  萧谨言看似不经意地回了句,却将警惕提到了极限,对方可是北溟幽冥令主,他着实不敢大意。

  果然,黑衣琴师忽然将手中的古琴托起,拔起了琴弦,向萧谨言发动了攻击。琴声所化的劲气,瞬间化为了宛如实质的利刃,袭向了萧谨言。

  萧谨言早有防备,见黑衣琴师动手,当下身形疾闪,躲了开来。

  北溟幽冥令主可是北溟魔族里的强者中的强者,他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但那些琴声所化的利刃足矣削铁如泥。

  萧谨言知道这亭子是保不住了,自己也不可能是这个令整个大荒都闻风丧胆的恐怕存在的对手,便要三十六计,走为上。

  然而,那些利刃击在了亭子的柱子上,却并没有将柱子切断,甚至没有在柱子上留下痕迹,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响,仅此而已。

  黑衣琴师收起了手中古琴,没有继续攻击萧谨言的意思,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攻击萧谨言,他只是在告诉萧谨言,这些柱子很结实,或者说,很古怪。

  也是,幽冥令主想要杀一个小小的弈剑弟子,没有理由失手。

  萧谨言是个聪明人,自然马上就领会了黑衣琴师的用意,便是急着离开。

  黑衣琴师看着萧谨言,淡淡地说道:“你很警惕。”

  萧谨言大概已经猜到了黑衣琴师在这等他的用意,他不知道黑衣琴师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很肯定黑衣琴师不会杀他,至少现在不会,便是直接奔入主题:“你的攻击……对我无效?不,似乎是对这个村子无效……村子的神木和藤蔓共同……构成了一个结界?”

  黑衣琴师淡淡地说道:“头脑还算清醒,你打算怎么办?呆在结界里吗?”

  萧谨言颇为震惊,黑衣琴师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表达他现在被困在了这里吗?

  萧谨言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若是黑衣琴师都被困在了这里,岂不是他和璎珞也被困在了这里?

  他心思急转,心想,现在还不知道黑衣琴师打着什么算盘,不宜说多,便向黑衣琴师正色说道:“不,我更在意你……我在意的是大禹村丧命的无辜者,在意天合关将士们努力保护大家,却被魔琴的偷袭毁于一旦。”

  黑衣琴师淡淡地看着萧谨言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却似乎在说,我没有问你这些。

  萧谨言看着黑衣琴师的眼睛,竟是有些莫名的心虚,便是马上把目光移开,继续说道:“有那么多让人不放心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在安逸处苟且惜命?假如你真的是魔琴,不管你再强……我也不会轻饶!”

  他说得很果断,好像若是黑衣琴师真的是魔琴,他就打得过似的。

  “哦?真是慷慨的豪言壮语。”

  黑衣琴师淡淡地说道,语气中并没有嘲讽意味,也听出不夸奖的意思,他也不管萧谨言反应,继续说道:“那你是否有勇气——随我离开这结界?”

  “离开?”

  萧谨言再次感到震惊,他没想到黑衣琴师竟然知道离开的方法,这也就意味着黑衣琴师并没有被困在这里。

  那么,黑衣琴师找他做什么呢?

  “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萧谨言向黑衣琴师问道。

  黑衣琴师没有理会萧谨言,直接转身走了。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

  萧谨言看着黑衣琴师的背影,想了想,决定还是跟过去看看。

  黑衣琴师在村子里穿梭的速度很快,萧谨言也就勉强跟上,直到从另一头走出了村子,黑衣琴师才放慢了脚步。

  一路上,萧谨言都保持着高度警惕,他虽然相信黑衣琴师不会对他下手,但对方毕竟是从北溟出来的,防着点,总是好的。

  黑衣琴师似乎早就看穿了萧谨言的心思,淡淡地说道:“你不必防着我,你放心,若我要对你不利,结局只能是你死,我活。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我和你有相同的目的。你们在调查什么我都知道。”

  萧谨言知道黑衣琴师说得不错,思考片刻,索性放下了对黑衣琴师的警惕,毕竟就算再如何防着对方,若对方真要动手,结果都是一样。

  “你为什么要叫上我?”

  他向黑衣琴师问道,这个问题他倒是真的想知道,所以才问。

  然而黑衣琴师并没有回答。

  二人很快来到了天合关入口。黑衣琴师停下脚步,向萧谨言确认道:“这就是天合关的入口吧?”

  萧谨言觉得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隐瞒,便点头应道:“对,我和璎珞就是不小心被困在这里,这才阴差阳错发现了伏羲村……咦?奇怪,堵在这里的石头怎么不见了?”

  他上前扫视了下前方,忽然看到前方似乎有动静:“那里好像有人?”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