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
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作品 > 小说

大荒战纪(三十)

发布于 2017-05-15 原文地址: https://tx.16163.com/thread-51554-1-1.html
建木之巅(一) 建木之巅(二)
狐族美人(三) 幽冥夺命(四)
幽冥夺命(五) 大闹天牢(六)
大闹天牢(七) 竞技除魔(八)
竞技除魔(九) 王城风波(十)
王城风波(十一) 天牢危机(十二)
天牢危机(十三) 新的使命(十四)
新的使命(十五) 沧浪之墟(十六)
沧浪之墟(十七) 沧浪之墟(十八)
幽都魔琴(十九) 幽都魔琴(二十)
幽都魔琴(二十一) 幽都魔琴(二十二)
幽都魔琴(二十三) 幽都魔琴(二十四)
幽都魔琴(二十五) 幽都魔琴(二十六)
幽都魔琴(二十七) 幽都魔琴(二十八)
幽都魔琴(二十九)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果然,在出口外,有一个士兵打扮的男子从斜旁蹿了出来。

  “过去看看。”

  黑衣琴师也不等萧谨言回应,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那个士兵。萧谨言心里早有不祥的预感,紧跟在后。走近一看,萧谨言发现此人正是天合关士兵,他曾在天合关有过照面,名叫周辉。

  周辉慌里慌张,看到萧谨言便跑了过来:“不好了,魔琴来了……我听定志将军说这边的洞窟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下午他派了些人手来打开洞口……但一到晚上,一下子就出事了。”

  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很是激动:“陆远那家伙……实然就拿着刀来砍我了啊?!你说可不可恶,我们只是喝过点小酒,又没得失心疯,怎么实然就这样了啊……”

  萧谨言见他开始语无伦次,连忙安抚:“你慢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魔琴……血洗大禹村岳家的魔琴,如今也来我们天合关了!我们当兵的是该保家卫国,但我们怎么有能力对付来自幽冥的琴声呢……”

  周辉的眼神满是绝望,就在这时,他忽然惊叫了起来:“啊,魔琴来了!他又来了!”说着,竟是推开了萧谨言,像是有鬼追来似的,连滚带爬地跑了。

  “嘿!周兄弟……”

  萧谨言想要叫住周辉,却是没成,看着周辉的背影,他不禁皱起了眉头:“魔琴……究竟是什么?”

  在他看来,魔琴应该伴随着什么声音出现,但此时周围并没有响起琴声,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的黑衣琴师冷冷地声音。

  “动手一试便知。”

  萧谨言心中一惊,回过头来,但见不知何时,不远处竟是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的着装与黑衣琴师无衣,竟是另一个黑衣琴师。他忽然想起身边的这个黑衣琴师说过,他跟魔琴无关,难道……

  不及他多想,两个黑衣琴师已经打了起来。新出现的那个黑衣琴师功力远逊于随萧谨言一起来的这位,三下两下就被打趴了。就在这时,他的身上冒出了缭绕黑气,紧接着竟是变成了岳擎苍的样子。

  黑衣琴师看着眼前的伪装者,冷声说道:“看来……那个所谓‘跟我很象’的魔琴——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萧谨言神情大惊,有些不可思议:“幽冥琴师的真面目……怎么会是岳擎苍?!……他的家人……妹妹……他是最恨魔琴的人啊!他不是……跟魔琴不共戴天吗?”

  “原来如此……”黑衣琴师似有所悟,“我倒是猜到了……最恨魔琴的岳擎苍就是魔琴自身。”

  萧谨言依然有些难以置信,他看向天合关方向,但见那边早已被妖魔攻破,混乱不堪,只有定志将军带领着少数几个保持清醒的将领继续抵抗。此时,岳擎苍的双眼中依然燃烧着愤怒复仇的火焰,仿佛来自幽冥。

  黑衣琴师看着已然爬起来的岳擎苍,也不理会,淡淡地看着萧谨言:“你还没明白吗?从来就不曾有过天合关魔琴,只有被方天道彰操纵迷惑的岳擎苍……把岳擎苍变成这样的……是摄魂之术。”

  “摄魂之术?!”

  萧谨言脸上的震惊更盛一些。黑衣琴师继续说道:“不错!指挥北溟先锋的幽都大将是方天道彰……当初岳擎苍被方天道彰以摄魂之术所控,神志尽失。他满门的血案都是由他一手缔造……然而他无法接受血淋淋的现实,只能幻想出一个魔音琴师作为自己仇恨的对象。方天道彰利用了这一点,慢慢把幽都摄魂的音律灌输到他意识里……而岳擎苍心志失守,就更容易被摄魂之术操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塑造成真正的魔音琴师吧。”

  这时,岳擎苍惊叫了起来:“不、不……住嘴!我不能放过魔琴,和魔琴有关的家伙都该死!”

  他完全失去了理智,腥红的双眼死死地瞪着黑衣琴师,咬牙切齿。萧谨言担心他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上前大喊道:“岳擎苍,你清醒一下!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黑衣琴师却是满脸冷漠:“若是摄魂法术喊两声就能轻易解除,那它就当不上北溟出色的‘术’了。”

  这时,岳擎苍终于动了。

  “你们这些和魔琴有关的家伙,去死!统统去死!我岳擎苍不能容忍你们活在这世上!”

  他像个疯了般,挥舞着双手,朝黑衣琴师抓了过来。

  黑衣琴师见了,不慌不忙,一手托琴,一手抚琴,琴声化为利刃,直袭岳擎苍。

  “不!”

  岳擎苍曾暗算过萧谨言和璎珞,萧谨言也知道此时的岳擎苍已经疯了,但他却仍然不想看到岳擎苍就这么死在黑衣琴师手里。然而,终是晚了,黑衣琴师与岳擎苍离得太近,琴声所化的利刃转眼便已击中岳擎苍,并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几处窟窿。

  “岳擎苍!”

  萧谨言管不了那么多,一个闪身,扶住了岳擎苍,将之缓缓放在地上:“岳擎苍,你坚强点,你不能就这么死了!”

  他试着用手压住岳擎苍身上的伤口,阻止鲜血从伤口里冒出来,但岳擎苍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多了,根本顾不过来。岳擎苍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却在这时,他双眼的腥红渐渐消失了,并且变得明朗了起来。

  “岳擎苍!”

  萧谨言发现了岳擎苍的变化,一时间,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在岳擎苍对他和璎珞下手前,他一直觉得岳擎苍是个不错的人,但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岳擎苍虽是魔族奸细,但实际上也是个被人利用了可怜人。

  岳擎苍的意识变得清醒了起来,他看着萧谨言,强忍着痛楚,似是自语,喃喃说道:“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啊……小茵……”

  话没说完,岳擎苍便身子一软,死了。

  黑衣琴师看到岳擎苍死了,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他看着天合关方向,盘膝而坐,开始抚琴。琴声优美,但带着几分苍凉,飘向了天合关,并在天合关的上空荡漾了起来。

  在黑衣琴师的琴声影响下,天合关的将士陆续清醒了过来。这时,黑衣琴师忽然停了下来,起身转身便往回走:“我在那边等你。”

  萧谨言看着黑衣琴师的背影,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叫他停下来,他知道黑衣琴师毕竟来历不明,若与天合关的将士相见,指不定会生事什么事端,相见不如不见。他放下了岳擎苍,执剑冲向了天合关。

  也许这次岳擎苍的发作并不在方天道彰的计划之中,前来袭击天合关的妖魔数量并不多,也并妖魔精锐。将士们清醒后,定志很快便组织了返攻,没多久就将营中妖魔尽数伏诛。萧谨言助定志消灭妖魔后,将岳擎苍的事告知了定志。

  定志一开始颇为惊讶,但看到岳擎苍的尸首时,他终究还是长叹了一声:“都尉岳擎苍……竟然是他?”他的心情看起来似乎有些复杂。

  萧谨言道:“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我以为岳擎苍能帮我们找到幽冥琴师,却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定志道:“都尉岳擎苍的家人曾被妖魔所害,之后投身戎旅,歼敌奋勇,在将士中声誉甚好。如今被摄魂法术逼至疯狂……说到底也是术法险毒,令人防不胜防……你们之前一走就发生了洞窟坍塌,当时还担心你们和岳都尉一并遭了不测……没想到一夜后再见面,竟然是你帮了天合关……我代那些摆脱了摄魂之术的将士们,先谢过少侠了。”

  说着,定志向萧谨言郑重地行了个军礼。萧谨言似乎感觉到定志还有话想说,便直言道:“将军有话但说无妨!”

  定志道:“妖魔乱世,天关合如今也危在旦夕,但是……人类需要看到希望!所以我想在给九黎的战报里,写岳擎苍都慰于天合关兵营捐躯,少侠……”

  “我明白……”

  萧谨言知道定志这么做也是用心良苦,军营出了奸细,这不仅会影响士气,传出去,更有可能让整个大荒都失去抵御魔族的信心,所以,他很理解定志。

  “听令!返回营地,各自驻守岗位!天合关重地……不论发生何事,不可有寸土相让!”

  在定志洪亮的号令下,随行而来的将士带着岳擎苍的尸体返回了天合关。萧谨言看着这些为了大荒子民,誓死守关的将士,心中不由生出许多敬意。弈剑听雨阁并不像天机营,哪怕妖魔乱世,师门也不强制要求弟子参战,但经过岳擎苍之事,他真心觉得魔族实在可恨。

  然而,当他再次看到黑衣琴师时,他的这些情绪便又变得复杂了起来。若说魔族都可恨,那么是否也包括这个静坐在树下的男子呢?他刚刚可拯救了整个天合关。

  “怎么这么看着我?”

  黑衣琴师见萧谨言来了,站了起来。萧谨言竟忽然有种心虚的感觉:“没……没什么……”他当下转移了话题,“岳擎苍他实在是……有点可怜,我听见他在最后的时刻喊了若茵的名字……”

  黑衣琴师却是淡淡地看着他没有接话。

  萧谨言继续说道:“岳擎苍这个人只怕一直都是疯的,只在弥留之际清醒了一瞬……唉,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呢?不过无论如何……今天非常感谢。”

  黑衣琴师依然没有说话。

  萧谨言一时竟不敢看黑衣琴师的眼睛,顿了顿,继续说道:“假如没有你帮忙的话,恐怕今日这里可能会有天合关的将士死去,也可能牵连到普通平民。你……究竟为什么要帮我们?”

客服电话:020-89166196

大荒热闻